MissConcrete

这是四月的风在七月的天里躁动

关于高考的一些琐碎记忆

去年高考之后,本着我一贯的“毕业就是再您妈的见”的思想,几乎跟所有的高中同学失联了。

而最近因为高考,大家都在招生群里忽悠18届的学弟学妹,重新和高中同学联系起来了。

在群里看到一些特别善良的孩子,也看到一些很让我反感的小孩。倒是高中同学之间全无了当时的鸡毛蒜皮,和和睦睦地各自吹彩虹屁。

反正还和我们那时差不多,出成绩之前都是希望报考自己喜欢的,小众一点,并没有那么好找工作的专业。

像我这种中游985的工科学姐几乎无人问津,只好在群里自己给母校水点热度hh。

想到去年自己最后迷迷糊糊进了工科,只希望他们这届里被调剂或者选择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的能少一点。

因为我觉得特别痛苦,几乎整一个学年。

本身高考就是因为理科才掉出理想学校的,大学却一直在学数学物理;原本就是脆弱和容易想家的人,却来了一个离家2000公里的地方。

慢慢的只能学会去适应,痛的要死也得去做。

想起写这个东西是因为期末复习。

在图书馆看着头疼的高数公式大全,骂着百度文库怎么不让免费下载,一遍拿笔抄着,思绪飘到高三最后几个月。

那时候理综后院着火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妈妈很着急。

不大会用网上信息检索的她只好在一个文档网站注册了账号,充了钱,给我打印各地的理综试题。

最后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吃饭,妈妈突然说了一句,“xx网的账号里还有20块钱。”她停顿了一会,说“给xx吧,他儿子明年考试,用得上。”

我家里的教育环境一直很轻松,爸妈从没给过压力和期许,但那时我突然意识到高考真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至少他们不表露而已。

它也不止是我们一家的事。

还是理综。

第一次做理综的时候没上200,哭了好几天,一边整理错题一边哭,有段时间都打怵看到理综题。

妈妈也不懂怎么帮忙,就只好安慰我,说我只是刚做,不适应理综的模式,以后就好了。

后来是好很多了,但是还是没办法回到分科考那种状态。

最后几个周老师强调之前的错题要重新看,重新做。我就想把那套理综重新做一遍。

但可惜我整理错题的时候把他们剪的零零散散的,去办公室找老师要也没要到多余的卷子。

晚上回家就跟妈妈说。

她就把我的卷子和整理的错题拿走了,她说她帮我弄。

过了两天,她拿了一份手抄的卷子回来。

那是她和办公室的几个同事帮忙一起抄的,连化学大题的装置图都一点一点的画出来了。

妈妈当时开玩笑说这套题你好好做,理综好好学,别辜负叔叔阿姨们的“工作”。

后来因为时间问题,那套卷没能全做完。

现在想想真是有点羞愧,即辜负了人家的劳动,最后的高考成绩也辜负了人家的期许。

但是这样想着也很暖心,就算一个人在异乡很孤独,课业很难,想着家里,或者其他地方的朋友,亲戚,都在以各种方式关心我帮助我,我就觉得起床也有了动力。

今年春天很抑郁的时候,一直单曲循环中岛美嘉的“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现在的心情差不多就像里面那句,“因为你我稍稍有一点喜欢这个世界了”

因为你们,我真的喜欢这个世界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