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oncrete

这是四月的风在七月的天里躁动

【知乎体】有一个把离家出走当爱好的弟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1.11闲谈的脑洞,没想到大大真写出来了,大大真是勤快的不要不要的。。。😂

jaz:

* 累了,写不动论坛体,知乎体凑合吧。


* 隐藏咩短,前文看《【咩短】【9+2】一只猫而已》


* HP AU。


* 有猫化。


* 关于题头【9+2】的解释看这里




-------------------------------




有一个把离家出走当爱好的弟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633条评论   分享


1024 个回答




茱莉娅 牙尖嘴利,刀刀见血。




邓布利多、罗马尼亚龙舌兰等人赞同。






谢邀。




开庭前夕碰见以前学校里的同学,他笑的一脸贼贱让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抽空答下这题。




趁着休庭间隙简单说下我弟弟所干过的几次匪夷所思的离家出走事件。




先前了解我的朋友们可能知道,我常年混迹法律板块,以帮人打嘴炮和看对方律师吃瘪为乐。客观的说,算得上对外精明果断毫不留情。




之所以说是对外,因为既然有对外,那就必然有对内。




对内。怎么说呢......不仅是我,我的母亲也一样。对外母亲是圣芒戈五楼的金牌治疗师,对内和我一样,经常给我那个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弟弟弄的措手不及。




我的年纪比我弟弟大上七岁,七岁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已经算得上过了会为玩具、零食、或家长的关爱争风吃醋的年纪。所以自我去霍格沃兹上学之前的四年里,可以说对他算是极好。




我们家的情况比较特殊,在第二次巫师大战之前,也是纯血统名册上响当当的存在。但在第二次巫师大战之后,兵荒马乱,百废待兴,我的家族只能顺应洪流,无法避免的,沉寂下去。当时,很多人怀疑我的家族依附于那位名字都不能说的人,所以在战后,大部分财产被魔法部没收,可以说除了偌大的老宅,什么也没剩下。哦,当然,剩下的还有许多世人的白眼。战争结束后,原本庞大的家族,就只剩下我和母亲,还有襁褓之中的弟弟。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凭借我母亲的能力,维持住这个风雨飘零摇摇欲坠的家,但依旧难以比肩昔日荣光。




我的弟弟是在战争结束前一年末出生。母亲怀孕的时候,曾被黑魔法折磨过一段时间,所以弟弟在娘胎里就落下病来。也许如此,我才对他分外宽容。可以说,他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我永远都不会责备的人。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和我弟弟度过了一个不算平静的童年。现在想想是我疏忽,曾有幸读过麻瓜精神分析学家西格蒙·弗洛伊德的著作。弗洛伊德先生在书里提过童年经历直接影响道德价值观。




我想,弟弟现在乖戾漠然性格的形成,与童年经历密不可分。




第二次巫师大战结束之后,几乎英国境内的所有巫师都对斯莱特林学院毕业/在读的学生产生极大偏见,像我家这种世世代代大部分出身斯莱特林学院的,更是遭到莫大羞辱与非议。我还好,那时已经是去霍格沃兹求学的年纪,临行之前,母亲特地嘱咐,无论外界如何看待我们,视而不见,问心无愧就好。母亲的话我一直铭记于心,然而弟弟那时年幼,根本不能理解这遣词造句之间的深意。




小时候弟弟会在为数不多的出门时间里,会遇见一些家里很多其他学院出身的孩子们。起初只是小孩子之间单纯的玩闹,等到那些孩子询问了弟弟的姓氏之后,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他们开始管他叫阴险狡诈的小毒蛇,把我们家往上三代人骂了个遍。




从那时起,他开始毫无征兆的频繁离家出走。最初我和母亲是在他口袋里放了追踪水晶球,被他发现之后,这个方法就彻底失灵。母亲生怕再失去一个家人,迫不得已趁他熟睡时下了追踪咒,咒语对人的伤害极大,迫不得已不会使用,更别说弟弟从小身体就不好还有娘胎里带出的毛病。施咒的办法也只使用过一次。仅仅一次。




也就是那时,我的一个麻瓜出身的拉文克劳同学给我推荐了弗洛伊德的著作。我开始没日没夜研读这些麻瓜的智慧,终于找到他频繁离家出走的原因。




童年时其他孩子们的谩骂。




我开始严格控制他平日里所能接触到的其他孩子,让他尽量多的和那些家族里斯莱特林较多的孩子们交往。我知道我的做法太过极端,但这的确是解决他离家出走的最好方法。




第一个和弟弟关系破冰的非斯莱特林出身的是绍尔家的孩子。他家也是纯血统,不过他家的人遍布四个学院。他家与我家在战前交好,两家的父辈还是同窗朋友,只可惜这份情谊没能持续到战争结束。我和母亲其实并没有埋怨他家在战后和我家撇清关系明哲保身的举动,人之常情,如果换做是我也可以理解。相反,我至今仍十分感激绍尔家的孩子当年邀请我弟弟一起玩的这件小事。




那天晴转多云,我带着弟弟去逛对角巷,在丽痕书店选书的时候,遭遇了弟弟的一次离家出走。其实不能算严格意义的离家出走吧,毕竟当时我们并不在家,但他的行为表明他的确是想逃离我们的身边。当时他趁着吉德罗·洛哈特新书签售人潮攒动,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等我回过神来,他早已消失在人山人海中。等我好不容易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在咿啦猫头鹰商店里和另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一起逗猫头鹰玩。




我弟弟那天穿的外衣上绣了他的姓氏,那个孩子不可能没有看见。所以当那个孩子明知自己是在和一条未来斯莱特林的小毒蛇玩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他们就像是两个单纯的孩子,在一起做最简单的玩闹。




从那时起,弟弟的离家出走次数直线下降,我也过上了几天安稳日子。




再后来,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贡献给了霍格沃兹,理所应当的进入斯莱特林学院,成绩优异,试图通过完善自己来分担母亲的重任。每年假期,偶与弟弟小有摩擦,这个时候,他会离家出走以表愤怒。那个时候,他的离家出走地点多为绍尔家,绍尔家也成了他的精神避难所。




后来有一次圣诞节,母亲说起他的这个离家出走的小爱好时,他笑眯眯的看着我,说了句话,“后来你都不出来找我,没能折腾到你,让我很有挫败感呢。”




他以折腾我为乐,这种兔崽子一点也不值得同情,真的。




我从霍格沃兹毕业的那年,他正好新生入学。毕业的头两年,我在魔法部法律执行司求职,因为出身原因,只能从最普通的小职员做起。他入学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跟我和母亲说,凭他和绍尔家的孩子多年厮混的交情,一定也会被分到格兰芬多学院。其实都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也不是特别在乎一个世代斯莱特林毕业的家族里出现个格兰芬多异类。只要他能平安快乐的活着,我们还有什么奢望呢。




然而最后,我还是从斯内普教授的嘴里得知他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并且情绪异常波动,当晚魔力暴动把寝室给烧了。斯内普教授找到我是因为他离家出走的毛病又犯了,这次离开城堡私自潜入禁林。好在马人路过,没有酿成大祸。




我曾私下对斯内普教授说过,他如果再私自出走,就给他关禁闭。相信教授他老人家很乐意这么做。




之后没过多久,他就病倒了。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庞弗雷夫人连夜通知,我和母亲从伦敦赶来把他带回圣芒戈。再三跟院长校长保证之后,他们才勉强同意不让弟弟休学养病。这回他在圣芒戈里住了两个月,除了自学功课之外,最大的乐趣就是离家出走。我暗中跟踪过他几次,发现他只是穿着病号服带着书去喷泉广场上看鸽子。




自责过无数次,是不是我这个姐姐当的太失职。




好在他还算争气,养病期间功课没有丢下,也能给教授们交差了。




等到他在霍格沃兹学习的第三年时,我才后知后觉到他好像有事情瞒着我。不是他一个斯莱特林爱上了格兰芬多的女孩,也不是魔药作业得了个巨大的T。如果不是我在家里的沙发上找到猫毛,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相信一个三年级的学生已经掌握了高阶变形术阿尼玛格斯。一想到他可能在练习过程中濒临走火入魔,我就整个人浑身上下不自在。




不过说实话,他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十分可爱。




是一只绿色眼睛的挪威森林猫。




有了猫咪形态之后,离家出走更加便利。




他告诉我,他学习阿尼玛格斯的初衷就是为了离家出走。当时我差点没气晕过去。




他四年级的时候,霍格沃兹举办三强争霸赛。入冬,圣诞舞会搅乱了这些青春期少男少女懵懂的心。我问他那天晚上是怎么过的,有没有约哪个学院的女生共度。他躺在病房里,放下报纸,对我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我们好歹同父同母,姐你这样问让我觉得我以后也会脑子不正常。”


“那你怎么过的?”我追问。


“变成猫去禁林玩了一圈啊。”


本来还想问大冬天变成猫去禁林瞎转不冷么,问题刚到喉咙,又给我生生咽了下去。他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可是挪威森林猫,才不怕寒冷和恶劣的环境。幸好没问,不然又要被他噎的怀疑智商。




他毕业之后如果和我一样也成了一名律师,那我们一定是魔法律政界让人最闻风丧胆的一对姐弟。




然而今年三强争霸赛死了一个学生,据说他是被名字也不能提的魔头杀死,据说那个连名字也不能提的魔头卷土重来。同学的离世让他郁郁多日,就连小绍尔找他一起出去玩都无精打采的婉拒。




看他那精神状态,我知道距离他下一次离家出走的日子越来越近。不出意料,第二天一早,他便从家里消失,不知所踪。第一天,我当他只是出去散心,便没在意。第二天开始着急起来。前前后后加在一起,我找了他三天三夜,从阿伯丁找到怀特岛。最后在格林尼治天文台把他捡回家。




他看上去很不好,像是被摄魂怪吸光灵魂一般。那天格林尼治天文台风雨交加,他浑身山下被雨水淋湿一头扎进我干燥温暖的风衣里,他问我,“姐姐,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他对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又爱又怕,爱是像每个斯莱特林一样为他在魔法上的造诣所臣服,怕是像每个知晓第二次巫师战争的人一样害怕那场杀戮再次到来。




我应该相信救世主波特的话,他没有理由去编造一个魔头归来的谎言,这对他来说毫无益处。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宁愿用谎言去骗他,告诉他波特只是个急于得到众人关注口齿伶俐的骗子。我一把把他拦在怀里,归于防雨魔咒的保护范围内,流利的说着魔头并没有归来的谎言。




我才是那个口齿伶俐的骗子。




从那次之后,他就当那晚的脆弱从未发生,依旧把离家出走当做爱好,只不过再也没有不告而别一天以上。无论是人的形态还是猫的形态。




今年,他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换成了魔法部高级官员乌姆里奇女士。我对这位女士十分熟悉,因为她是威森加摩的一员,而我作为一个律师,经常在法庭上见到她。我弟弟在乌姆里奇女士任教的一年里,有半年都住在圣芒戈,直到圣诞节放假,他才回了家。




这年圣诞节,我和他吵了一架。错不在我,他说他要入股韦斯莱双胞胎的笑话店,我说他这叫正事不干本末倒置。结果他一气之下当着我的面变成了猫,一尾巴扫翻我面前的甜汤,大摇大摆的离家出走。




我真的受够当他的铲屎官了。


以后只要是他离家出走,我要是再管,就活该单身一辈子。




 


------更------




好多赞,吓我一跳。评论里说我太管着我弟弟是不是恋弟乱伦的你出来我们打一架。




我总是担心他是因为他打小身体不好,娘胎里带出的毛病。我那是怕他死在外面没人收尸。




这次更新是想告诉大家,我被打脸打的啪啪啪作响。




他这次离家出走超过三天,了无音讯。母亲把我骂了一顿,说我说话不知轻重,非把在法庭上学的对对方律师的诡辩带回家里。是是是,我的锅,我的错,我不也在《预言家日报》上登寻猫启事了么!




这几天我和母亲从家里吵到圣芒戈,坏心情也从圣芒戈带到部里。便宜了那些看我笑话的人【冷漠】。




登报多日,无人回应。下班后,我回圣芒戈等母亲下班,碰见了母亲科室里的一个男治疗师。那个治疗师告诉我,这几日我苦苦寻找的猫在他的家里。跟他回家之后,就在我准备把那只装猫装上瘾的小兔崽子带回家时,那个小兔崽子居然一亮爪子挠我一脸!反了他了!我要把他的猫毛一根一根拔下来做拼接画。




不过,我倒是觉得,他在那个治疗师家里待的挺开心的。似乎有一个人即将顶替我铲屎官的位置了呢❤






------再更------




评论里有人在问他到底从娘胎里带出了什么病。其实我也说不太上来,毕竟我只是个律师,治病的事该问我母亲,她不仅在巫师疾病里算是个专家,对于麻瓜的疾病也常有研究。




好像是人格什么体症吧...不太清楚。不过每年复活节前会周期性发病,所以那个时候,无论他在那里,在做什么,我都要把他带回圣芒戈长期病房住着,顺便没收他的魔杖防止他做出任何可能伤害到他自己的事。




所以我在今年复活节前从那个治疗师家里强行带走他,好在他这回并没有挠我一脸血痕。上回那一脸血痕还被同事嘲笑说是在家玩成人游戏玩过火......【手动再见】




然而我低估他的记仇能力,显然他还在生我的气...他把我们给他找的三个治疗师全部轰走,一点面子都不给别人留。最后母亲没办法,还是把他的另一个铲屎官请来。




那个治疗师进病房所待的时间超过了五分钟,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从今以后,有人要接替我御用铲屎官的职位了。




------三更------




弟弟发现我写这个玩意了,他说我小心眼斤斤计较一天到晚就知道把法庭上的咄咄逼人的那一套带回家...搞错没有,我小心眼...【手动再见】我有小情绪了,我要去法庭上虐对方律师了。




------最后一更------




截止到现在,他离家出走的事件就到此为止了。现在时局不太平,希望他能少给我们惹点麻烦吧,毕竟无论是我还是他的新任铲屎官都不可能全天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最后附上一张我弟弟小时候的照片,现在知道他的阿尼玛格斯形态为什么是挪威森林猫了吧。羡慕吧,嫉妒吧,这是我弟弟。




 




------真的最后一更------




什么叫自己的弟弟终成别人家的...我有小情绪了。




------完------






编辑于1996-XX-XX   726条评论 作者保留权利



评论

热度(31)

  1. MissConcretejaz 转载了此文字
    11.11闲谈的脑洞,没想到大大真写出来了,大大真是勤快的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