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oncrete

这是四月的风在七月的天里躁动

to Turing——美人良将,不许白头

看完了果壳上的一篇纪念图灵的文章《面对面的办公室》,到最后竟然落下眼泪了。

这篇文章中还讲述了冯诺依曼,可是比起图灵,他是幸运的

图灵他的伟大完全被掩盖了,还是被一些无所谓的事。

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一直在认为他的乌托邦会尽快到来。

对图灵的理解大多来自那部“模仿游戏”和果壳上一些科普类文章,反正第一次见他,就替他的命运惋惜,不禁会去设想,如果他的时代不是那样,如果他的图灵机计划继续了下去……

可是,历史没有如果。图灵留给我的只有惋惜

题目来自很早以前果壳上的一篇文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