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oncrete

这是四月的风在七月的天里躁动

【渣翻第二弹-欢迎捉虫】5月3日Mercury News周知方报道

*原文地址:


水星新闻(湾区的一个媒体)

周知方:一个青年滑冰奥运选手的孤独之路

作者:Elliott Almond

类别:最新头条,体育其他,体育

 

2018年4月27日,星期五,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北门廊的一场欢迎美国冬奥代表队的庆典上聆听了花滑选手周知方的发言。当周知方在2018年冬奥会上完成了勾手四周跳时,他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在奥运会上成功完成这个动作的运动员。(AP Photo/Manuel Balce Ceneta)


  周知方希望能重来。

  当总统特朗普让他在2018美国冬奥代表队白宫表彰仪式上讲话的时候,周其实吃了一惊。

  周知方,今年17岁,并没有想到,在二月平昌的比赛中拿到第六名后,会被(总统)在大会上点名。但是特朗普特别指出,正是这位来自帕洛阿尔托的年轻人,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成功在奥运会中完成勾手四周这个动作的人。

  周知方简单地向观众发了言,但是“当我回到我自己位置两分钟后,所有那些我应该可以说的话一下子涌入我的脑海里,”他说。

  周知方对他在3月的世锦赛上错过的机会也会有同样的懊恼。

  这个计划在5月13日圣何塞的Star OnIce冰演上表演的年轻人,在自由滑中摔倒3次后,以14名的成绩完成了比赛。他在短节目中取得了98.78分的个人最好成绩并暂列第三,但由于飞往米兰前一天遭受到的背伤,他那一周都不能完整地练习他的自由滑。

  “那真的是很不幸,因为我可能错过了拿世界银牌的机会,”周知方说。“我的确希望能够那能重来一遍。但我也意识到沉溺于发生过的事情是没有用的。”

  现在他的背伤已经好多了,他将和其他12名美国冬奥选手参加了这个跨越整个五月的巡回冰演。这位在科罗拉多州训练的选手计划参与现在其中5场表演,包括在SAP中心的一场。

  周知方将和2018世锦赛冠军陈巍,冰舞世界亚军获得者Madison Hubble和Zachary Donohue,以及冬奥会铜牌获得者涩谷兄妹一起参加这次冰演。

  在平昌冬奥会上取得突破的AdamRippon 和长洲未来也计划参与本次冰演,一同的还有来自菲利蒙的奥运选手陈楷雯,Bradie Tennell 还有参加过索契冬奥会的替补选手Ashley Wagner。

  周知方在这个长赛季里逐渐了解了他的竞争对手们。但是这对这个全队最小的,今年10月才满十八岁的年轻选手来说,这过程并不容易。

  周知方或许已经用他在韩国的机敏和深思熟虑的回答,获得了美国记者的赞许。但他仍会在和同伴们在一起的时候感到不适,特别是和那些大于20岁的朋友。

  “有时,即使和我自己国家队的队友在一起,我也会很容易感到孤单,”周知方说。

   为了接受Tammy Gambill的指导,周知方八岁就搬到里弗赛德(Riverside)去住。他在聚光灯前看起来很应对自如,很难想象他其实是个害羞的人。

  “或许我有点社交焦虑,我很打怵与人接触,”周知方说。“我不是那种很容易向人敞开心扉的人。这可能是为什么不了解我的人会认为我有点怪或者冷漠。我并不想让人讨厌我。”

  但是,当让他远离这些(社交上的)失落并谈话的时候,他便有很多要说的。*

  上月,在与俄罗斯花滑明星普鲁申科,扎吉托娃和梅德韦杰娃一同参与首尔的一场冰演的过程中,周知方收获了自信。

  他与德国的马索特**,中国的金博洋,乌兹别克斯坦的戈米沙以及其他选手,一起参加了男子的群舞表演。周知方将这段经历称为他职业生涯中最棒的体验之一,因为通过这次表演,他开始了解他的一些国际竞争对手。

  这个年轻人希望能和那些参加StarOn Ice Tour的选手建立更好的关系。但是最主要的,周知方希望能在这五场表演中提高自己的艺术表现力。作为全世界最好的跳跃者(jumper)之一,这位2016年青年世锦赛冠军***需要提高表现分,来成为陈巍一样的一流的花滑运动员。

  周知方计划在接下来的四个赛季,仍将抱着使他获得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的精神继续努力。

  “我感觉如果我自己不努力获得(北京冬奥)国家队的资格,那这(滑冰)对我来说就结束了,”他说道。“我真的很想要这个机会。”

  这样的决心会使周知方继续驰骋在冰场上。而陈巍决定在今年秋季入学耶鲁并继续比赛。陈楷雯(与陈巍没有血缘关系)则计划在决定去哪上大学之前,先参加大学入学考。

  周知方一家已经决定专注于北京2022年冬奥会,因为如果周知方保持健康,他将成为金牌的有力争夺者。除此之外,他的父母格非和周民是从北京移民到美国的,而他们的家人如今仍生活在北京,因而北京冬奥对周知方而言,就像回家。

  但周知方也不会忽视他的教育。他的姐姐周知圆(Vivian Zhou)在麻省理工学习脑与认知科学的同时,仍作为跳水运动员参加比赛。

  周知方计划在网上学习大学课程,“这样我对脑袋就不会变成一团浆糊,”他说道。“在我仍在滑冰的时候,我并不准备以任何方式忽视我的学习。我只是需要让学习缓和一点,好让我别死于过劳或者学业负担。”

  然后周知方说,“我说的太罗嗦了,我应当省去其中好多的。”

  这位花滑选手讲起了那天他在多伦多,与著名编舞Lori Nichols一起编排下赛季短节目的故事。他准备让Jeffrey Buttle编排下赛季的自由滑。上赛季他短节目和自由滑都是由Buttle负责的。

  在完成短节目编排之后,周知方计划在里弗赛德和Gambill练习一下。但是在之后某时,他将需要一段休息时间。周知方早知道他将要如何在家中度过,科罗拉多春天里的一周假期了。

  这个假期可能将以,或许是美国最难走的一英里作为开始。

  马尼图斯普林斯陡坡(TheManitou Spring Incline trail )****由大约2744块通往2000英尺高的派克斯峰的铁路枕木组成。它的平均坡度为41°,最陡处的斜度有着惊心动魄的68°。

  如果他不需要为滑冰保存体力,周知方会每天都去爬那个陡坡。在石块中徒步行走是这位奥运选手对抗冰上压力的手段。

  “我喜欢爬到山顶并在那里反思我的生活,“周知方说。”当你在山顶上时,你会觉得你所有烦恼都远离你了。“

  那里不需要任何的从头来过。


[注释]

(文中除Karen那个括号,其他所有括号及其内容都是由我标注或补充的,与原文无关)

*本句话原文为“But get Zhou talking and stand back. He has something to say.”我不是很确定这里“standback”意思,所以意译的成分较多。欢迎大家捉虫!

**此处有误,马索特并没有参加男单群舞。

***此处有误,方方是2017年世界青年锦标赛的冠军。

****这个地名的翻译我没有找到官方的,是自己直译的。大概是ManitouSpring当地的一条很陡的,适合徒步的山路。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