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oncrete

这是四月的风在七月的天里躁动

上大学是人变平庸的开始

大一感悟(生活方面)

最近搬宿舍
今天在图书馆蹭空调的时候想起来
我的衣服没干还要用干衣机
怕宿舍其他人把干衣机收起来了
后来一想
不可能的
她们一不会拆二不会管
下午回来收拾宿舍,托其中一个舍友水电中心划价我好在网上缴费
结果这厮一年了不知道水电费一起交

想想也正常
她们几乎不管什么宿舍的事
宿舍公用的设施不是我买的就是我装的
水电费空调费一年来也都是我交的
开学说好自己收拾自己的卫生到头来全是我扫地拖地
水池地漏堵了也是我掏
每次都想说是不管了让他们自生自灭
自己又受不了那个恶心🤢
全都是一个个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不管其他的人
倒不是嫌他们自私
话说我才是最自私的(毕竟把私人空间和利益看的很重)
但是从来没有出来承担宿舍这个集体的责任这点让我很烦
你个人生活上的癖好我都可以忍
毕竟四个人五湖四海天南地北的
但是你这方面做不好只想说是社会低能儿了


大学宿舍就是个锻炼人的地方
不仅能力,还有脾气。
搁高中那会我早特么不管了,什么毛病
在家从来不动任何下水道的我现在也得给他们把头发捡出来
现在也能做到心平气和的告诉她们怎么去划水电费了。
然后自己一年反正提高很多
很多事情都能做了吧
这样觉得自己或者家里也会放心研究生出国自己生活了
感谢这样的舍友
帮助我成长了
有时候觉得你身边都是低能儿也挺好的

朋友圈里的正义

隔壁学校出了很恶劣的事
被媒体曝光了
然后又像以前所有的社会新闻一样,当晚就被封了
这套路可笑到我都厌烦了
但是这就是当下的社会
我们浸润在其中
像一片可悲的蛋壳

然后今天中午考完试就发现
朋友圈充斥着那篇报道的pdf版,或者其他没那么扎眼的自媒体对新闻的转载推送
有些人只是一言不发的转载
也有地附上了自己激情的长篇大论
都跟评论区的热评差不多

我又想起了之前新浪微博所谓的同性禁令的时候
朋友圈也是各位义正严辞的法庭
了解这个圈子的,不关心这个事情的
全都在为这件事发声
也全在骂新浪尊孔复古
好像是什么政治正确一样
我不知道这应该让我笑还是哭

这两件事我都没有在朋友圈发声
因为我知道在这个平台发声其实是个比较错误的选择

朋友圈的私密性就意味着
这里面的义愤填膺也只能成为圈内人的厕所读物
对于改变现状并没有什么用处
明理者不用你的观点就已经知道问题所在
迂腐者也不会因为你的话而彻底改变看法
倒是那些意见易左右的人,会因为你富有感情的长篇大论而对问题产生片面的见解

有人觉得这是公民意识的觉醒
我最开始觉得这样很好
但是我仔细看了很多人的言论之后才发现
很多为时事发声的的人,对这件事的了解并不足够
比起是一个独立的灵魂
更像是各家媒体观点的mix tape
而且选择朋友圈这个平台来发布言论
就更没法承担他们在言论中所表达的社会责任


真正想去通过舆论解决问题
请去公众平台
微博,博客,甚至是报纸都好
写下一些观点完整有理有据的文字
更好的是
选择法律途径

我知道你满腔热血
但你在朋友圈里的寥寥数字
真的不能让我感受到你的正义
倒是有些戏谑。



精致的人

这两天窝在图书馆复习

对面坐着同一个女孩子

应该是比我大一些的

昨天第一眼见她就对她印象很深

她是我在校园里见到的少有的,戴戒指的人。

仔细看下来,她是一个很喜欢首饰的人。

她不化妆,甚至连眉都没有描。她左手食指和中指上都带着戒指,脖子上的项链和耳钉是成套的。她还带着一款表盘看起来对她有些太大的手表。

今天她又来了,还是坐在我对面的角落里。

她换了项链,换了耳钉(还是成套的),换了手表。依旧是很精致的。

虽然这样多的饰品从我的审美上来看是有些冗余,但是这不乏是她自己的一种自我取悦和欣赏。

第一次见到在复习周还把自己打扮的这么精致的人。

我只习惯于在出门和上课的时候打扮一下(也就是不要穿着运动短裤到处跑而已)

我的打扮可能还停留在取悦别人上吧。

五毛

五毛是个姑娘

也是一个男孩的白月光

所以有人愿意为她攒满100个硬币。

好像集齐那些铜色的金属圆片

就可以让她永远留在身边。


考完试可能会续写吧。

是个很让我感概的故事。

终于可以坦坦荡荡地开始一段对话了

感觉那段莫名其妙的crash终于结束了

喜大普奔喜大普奔

很想给自己放一首“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

关于高考的一些琐碎记忆

去年高考之后,本着我一贯的“毕业就是再您妈的见”的思想,几乎跟所有的高中同学失联了。

而最近因为高考,大家都在招生群里忽悠18届的学弟学妹,重新和高中同学联系起来了。

在群里看到一些特别善良的孩子,也看到一些很让我反感的小孩。倒是高中同学之间全无了当时的鸡毛蒜皮,和和睦睦地各自吹彩虹屁。

反正还和我们那时差不多,出成绩之前都是希望报考自己喜欢的,小众一点,并没有那么好找工作的专业。

像我这种中游985的工科学姐几乎无人问津,只好在群里自己给母校水点热度hh。

想到去年自己最后迷迷糊糊进了工科,只希望他们这届里被调剂或者选择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的能少一点。

因为我觉得特别痛苦,几乎整一个学年。

本身高考就是因为理科才掉出理想学校的,大学却一直在学数学物理;原本就是脆弱和容易想家的人,却来了一个离家2000公里的地方。

慢慢的只能学会去适应,痛的要死也得去做。

想起写这个东西是因为期末复习。

在图书馆看着头疼的高数公式大全,骂着百度文库怎么不让免费下载,一遍拿笔抄着,思绪飘到高三最后几个月。

那时候理综后院着火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妈妈很着急。

不大会用网上信息检索的她只好在一个文档网站注册了账号,充了钱,给我打印各地的理综试题。

最后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吃饭,妈妈突然说了一句,“xx网的账号里还有20块钱。”她停顿了一会,说“给xx吧,他儿子明年考试,用得上。”

我家里的教育环境一直很轻松,爸妈从没给过压力和期许,但那时我突然意识到高考真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至少他们不表露而已。

它也不止是我们一家的事。

还是理综。

第一次做理综的时候没上200,哭了好几天,一边整理错题一边哭,有段时间都打怵看到理综题。

妈妈也不懂怎么帮忙,就只好安慰我,说我只是刚做,不适应理综的模式,以后就好了。

后来是好很多了,但是还是没办法回到分科考那种状态。

最后几个周老师强调之前的错题要重新看,重新做。我就想把那套理综重新做一遍。

但可惜我整理错题的时候把他们剪的零零散散的,去办公室找老师要也没要到多余的卷子。

晚上回家就跟妈妈说。

她就把我的卷子和整理的错题拿走了,她说她帮我弄。

过了两天,她拿了一份手抄的卷子回来。

那是她和办公室的几个同事帮忙一起抄的,连化学大题的装置图都一点一点的画出来了。

妈妈当时开玩笑说这套题你好好做,理综好好学,别辜负叔叔阿姨们的“工作”。

后来因为时间问题,那套卷没能全做完。

现在想想真是有点羞愧,即辜负了人家的劳动,最后的高考成绩也辜负了人家的期许。

但是这样想着也很暖心,就算一个人在异乡很孤独,课业很难,想着家里,或者其他地方的朋友,亲戚,都在以各种方式关心我帮助我,我就觉得起床也有了动力。

今年春天很抑郁的时候,一直单曲循环中岛美嘉的“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现在的心情差不多就像里面那句,“因为你我稍稍有一点喜欢这个世界了”

因为你们,我真的喜欢这个世界了。


高考加油
201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