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oncrete

这是四月的风在七月的天里躁动

荷兰著名说唱歌手MVP巴西最新力作披露

充满激情与愤怒的新单

用声音和肢体动作证明谁才是围场小霸王

(有时间我一定p个全套出来解气🌚)

我一直提醒自己

不要沉浸在别人的生活里

也不要尝试去加入不属于你的阶级或者是人群里


我曾经跟很多人说过我心中的曾经医学梦

但是很多人都不清楚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减少误诊

因为我曾经历过误诊带来的痛苦


我的外婆在心梗之前因为并发的胃疼去过医院

但县城医院只给了治胃病的药

回来之后

第二天凌晨她就离开了


我明白医生总会犯错

我也清楚没有责怪他们的理由

但是我只希望减少这样的痛苦


但是我没成为医生

应当也没了这样的机会

我只希望能做好现在



我从成长学到的-

不因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生活是自己的

捷尔任斯基:

“......我知道,如果我的这些这些书能出版的话,所有人都会说我是个蹩脚的作家。我不想成为作家,我想成为一个思想家。我思考,同时我也写作。我不是什么三流作家,我是一个思想家。我不是叔本华,我是尼金斯基。”

爱玛

我衣食无忧,生活充实,既然情愫未到,我又何必改变现在的状态呢?

不用担心宝贝,因为我会成为一个富有的老姑娘。

只有穷困潦倒的老姑娘。才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推书】《不吃鸡蛋的人》

推书
《不吃鸡蛋的人》
刚看完激进又残酷的方思琪的初恋乐园,就反手抄起了钱佳楠的不吃鸡蛋的人。说实在的,比起林亦含如歌如泪的倾诉,我更喜欢钱佳楠在这部小说前半部分的文风。
真实,克制。
钱佳楠在这本书里巨细无遗地精准刻画了大城市里的捉襟见肘以及常见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周充对母亲的一再让步,对亲戚那群势力火烈鸟的容忍,都是来自所谓亲缘的羁绊。周母是一个典型的市井妇女形象,甚至刻画地有些夸张,她爱自己的孩子,为孩子甚至付出了健康,但事实上她对孩子所谓的好:限制她的选择,给她难以承受的压力,强迫她必须成功。在很大意义上,只是希望女儿有一天可以成为饭桌上她一雪前耻的秘密武器,她以为她的幸福是孩子幸福的衍生品,只要她是幸福的,孩子必定是成功的。
可惜,事实上,你的孩子并不是你的孩子。
孩子的个人发展和原生家庭之间的要求到现在为止都是一个无法解释的关系。父母抚养了孩子,含辛茹苦,难道他们就必须按着家人的夙愿去一步步走完自己的人生吗?很多人有自己的理想,开明的父母也会和孩子达成妥协,但在真正面对一些难以动摇的父母的观念时,往往笑到最后的是占有感情和伦理优势的父母。
“我的孩子就是我的”
大约是这样的吧。
与女主人公周充相比,我自认为家庭和谐:我的父母是自由恋爱结合的,家里并无吵闹;父母和我也差不多是无话不说,并未给我压力也不曾过度干涉我的生活。父亲也常常说他觉得他们是非常开明的家长。
但我还记得我曾经跟我的非常开明的父母聊过关于年轻人患抑郁症自杀的问题,我的家里有过亲人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扰,而我也曾出现过一段时间的抑郁阶段,我原本以为他们会学会理解那些重度抑郁的人在世间找不到快乐和活下去的意义的悲痛,但他们却认为那些孩子对自己的父母是十分不负责的,我尝试着跟他们讲那种像哮喘病人一样无法呼吸的感觉,他们却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想到家里人。我当时无力反问,只得在心里默默的说,如果你要ta为父母负责,可ta连对自己都负责不了了啊。
当然,这一部分是由于上一辈人对精神疾病了解的匮乏造成的,但是很大部分也反映了,父母认为,他们的孩子,是要负责任的孩子,对生他们养他们的父母负责的的人。
养育之恩自当是债,但当真的要去付出一辈子还?

回到小说本身,后半段的故事让我又觉得太过理想。有才华就一定可以飞黄腾达,最初喜欢的那个人刚好十年没变而且还在等着你。见过很多才华比不上运气,运气比不上关系的故事;也看过太多一年半载就变得油腻的男人,这样的构局,只能说是为了给周充最后的出走与决裂一个足够的条件。
但事实上,现实生活中,很多娜拉不会出走,更多的周充不会决裂。

上大学是人变平庸的开始

大一感悟(生活方面)

最近搬宿舍
今天在图书馆蹭空调的时候想起来
我的衣服没干还要用干衣机
怕宿舍其他人把干衣机收起来了
后来一想
不可能的
她们一不会拆二不会管
下午回来收拾宿舍,托其中一个舍友水电中心划价我好在网上缴费
结果这厮一年了不知道水电费一起交

想想也正常
她们几乎不管什么宿舍的事
宿舍公用的设施不是我买的就是我装的
水电费空调费一年来也都是我交的
开学说好自己收拾自己的卫生到头来全是我扫地拖地
水池地漏堵了也是我掏
每次都想说是不管了让他们自生自灭
自己又受不了那个恶心🤢
全都是一个个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不管其他的人
倒不是嫌他们自私
话说我才是最自私的(毕竟把私人空间和利益看的很重)
但是从来没有出来承担宿舍这个集体的责任这点让我很烦
你个人生活上的癖好我都可以忍
毕竟四个人五湖四海天南地北的
但是你这方面做不好只想说是社会低能儿了


大学宿舍就是个锻炼人的地方
不仅能力,还有脾气。
搁高中那会我早特么不管了,什么毛病
在家从来不动任何下水道的我现在也得给他们把头发捡出来
现在也能做到心平气和的告诉她们怎么去划水电费了。
然后自己一年反正提高很多
很多事情都能做了吧
这样觉得自己或者家里也会放心研究生出国自己生活了
感谢这样的舍友
帮助我成长了
有时候觉得你身边都是低能儿也挺好的